当前位置: #双流县今日新闻 > 双流县 >

双流县:从“叫花子”县到百强县 空港之城强势

2019-06-04 20:46 - 查看:
中国西部,天府之国,双流就像是一颗耀眼的明星,矗立于成都平原,熠熠生辉。改革开放以来,双流经济社会发展一路高歌猛进,引领着四川县域经济的发展。 2002年初,首届县域经

  中国西部,天府之国,双流就像是一颗耀眼的明星,矗立于成都平原,熠熠生辉。改革开放以来,双流经济社会发展一路高歌猛进,引领着四川县域经济的发展。

  2002年初,首届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(市)排名榜单出炉,双流首次以全国百强县的角色进入公众视野,位列第55位。此后十多年来,双流不断冲刺,去年底,第十四届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和县域经济发展评价报告公布,双流位列第14位。不仅如此,双流还连续五年入选“中国全面小康十大示范县(市)”。

  地处西南一隅,不沿边不靠海,双流凭什么快速发展,进而与东部发达地区县域并驾齐驱?

  双流,古称广都,与古蜀国成都、新都并称“三都”,后避炀帝杨广讳,改称双流。

  “双流,可追溯的历史有4500多年。”陈伟芳是双流县文史专家,土生土长的双流人,对这里的历史如数家珍。

  南宋史学家罗泌所著《路史前纪》有这样的记载:“蚕丛纵目,王瞿上。”传说古蜀国首位国王蚕丛最早居住在岷山石室中,后来率领部族从岷山迁至成都平原居住。他“衣青衣,劝农桑,创石棺”,在成都平原发展农业生产。而“瞿上城”,就是蚕丛在成都平原立国之初的第一个都城。

  有学者批注:“瞿上城在今双流县南十八里”,“在今新津县与双流县交界之牧马山蚕丛祠九倒拐一带”。

  陈伟芳说,蚕丛氏在瞿上劝民农桑,成都平原也就开始从渔猎时代进入农耕时代。其后,第二代蜀王柏灌亦曾建都瞿上。第三代蜀王鱼凫氏被杜宇取代之后,杜宇亦曾建都瞿上,教民务农。到西周时期,开明王朝取代杜宇王朝,据有蜀地,也曾定都广都樊乡,即今双流县东部地区。这些古史传说记载表明,秦灭蜀以前,蚕丛、柏灌、鱼凫、杜宇、开明,五代蜀王中,除鱼凫王朝外,其余都曾在双流建都。

  公元前316年,秦灭蜀。(东)周赧王元年(公元前314年),封子通为蜀侯,以陈壮为相,以张若为蜀国守,辖双流。西汉武帝元朔二年(前127年),置广都县。隋仁寿元年(601年),避炀帝杨广讳,借左思《蜀都赋》中“带二江之双流”语,改称双流。

  陈伟芳介绍,双流是古蜀农耕文化发祥地。清光绪三年版《双流县志》载:“双流自古宜蚕,武侯八百株桑,近在葛陌,唐宋土贡亦有丝罗,今双流县境蚕价特重蚕市。法施于民二千有余岁,蚕丛之祀,宜莫如兹。”在宋代成都纺织业高度发达的时期,双流作为成都属县,不但为成都提供了大量的纺织品,而且是成都纺织业的重要原料基地。据文献记载,北宋的官布收入中,成都府路多达55万多匹,占川峡四路官布收入总数的97%,也是全国布匹生产最多的地区。

  “除了农耕,蚕丛文明、秦汉古韵,在双流处处可见。”陈伟芳说,世界上最早的纸币是成都交子,它比西欧纸币的产生早500多年。当时能在交子上印制各种图案的纸张,就是广都(今双流)生产的楮纸。

  此外,双流还是古蜀军事文化中心,春秋时期,孔门弟子鲁人商瞿在此设馆授《易》;三国时期,刘备、诸葛亮曾厉兵牧马山;唐宋时期,著名诗人李白、杜甫、陆游曾游历于此。不仅如此,双流还有应天寺、永祚寺等“广都八景”,有四川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金华庵、三县衙门,有中国历史文化名镇、中国民间艺术火龙之乡黄龙溪镇等。

  “越往前走,竞争压力越大,如同一个金字塔,每前进一位,各项指标都要随之增长,是一个水涨船高的过程。”双流县统计局局长邓永清说,如果不是有良好的发展基础,双流不可能一直屹立潮头。

  事实上,改革开放之初,双流根本无法与周边其他县市相比。有一句顺口溜四川几乎人尽皆知:金温江,银郫县,叫花子出在双流县。

  “那时,双流穷呀,许多老百姓连饭都吃不起,大家都羡慕温江和郫县。”双流县企业家协会会长、三强轧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付家双说,双流人走到外面都抬不起头。

  穷则思变。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双流人敏锐地嗅到了机遇,当其他地方还在观望犹豫的时候,双流开始了它的发达之旅。1984年初,双流专门组织了70多名政府官员和经济部门负责人以及部分村社干部,赶赴沿海考察,随后提出了“无农不稳、无工不富、无商不活”,要求大力发展乡镇企业。

  “应该说,双流赶上了好时机,抓住了发展的机会,这也成就了今天的双流。”曾多年在双流县发展和改革局工作,现任双流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江玉能介绍说,上世纪80年代,成都市为推动生产力扩散,提高产能和效益,便把一些老化的企业和设备逐步向郊县转移。

  双流借了政策东风。“应该说,这是承接产业转移的萌芽,但那时还不叫这个名字。”江玉能说,从沿海考察回来,大家心里憋了一股劲儿,瞅准这次机会,主动出击,与成都的企业对接,在政策、土地等方面给予支持。

  “像三强轧钢厂、联营焊管厂,当时这些企业在双流都是明星。”江玉能说,这类企业现在看来很普通,但在当时就是拉动地方经济发展的强力引擎。

  政府和个体合力致富求变,双流乡镇企业异军突起,用江玉能的话说,那时基本上“村村点火,户户冒烟”。到1990年,双流工业总产值就实现了15.73亿元,乡镇企业工业总产值达11.52亿元。

  当时有一个轰动性事例把双流推向潮头。1983年底,东升镇创业者薛永新与时任塔桥村村长的林忠本达成协议,由薛永新出设备、塔桥村出资金,办起了木材加工厂。根据当时订立的“全奖全赔”条款,企业如果没有完成利润指标要全部赔偿,超过利润指标,全部奖励给承包人。当年,薛永新完成了超过利润指标3万元的业绩,把东升镇干部吓了一跳。县级领导指示,奖励一定要兑现,轰动一时。从此,全省各地喊响了“到双流创业去”的口号。

  随着乡镇企业的蓬勃发展,双流落后面貌也彻底改变,“金温江,银郫县,叫花子出在双流县”的顺口溜,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便消逝在历史的洪流中。大批创业者的涌现,这个顺口溜有了升级版:“金温江、银郫县,企业家出在双流县”、“双流的票子、崇州的点子、温江的面子”,在成都平原上,双流的创业神话为人津津乐道。

  “双流人敢闯、敢干,勇于突破自我,这与双流的城市精神是分不开的。”付家双说,“敢为人先、勇争一流、开放诚信、和谐包容”的城市精神,激励双流人接力赶超跨越。

  双流在西部地区率先出台了转型升级的行动计划,一个中心就是提高工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。根据该计划,到2016年,双流要基本完成新型建材、绿色食品、机械制造等特色优势产业落后生产工艺的淘汰、改造和提升。

  与此同时,双流加大了对新兴产业方向的战略选择。在2008年之后,双流抓住新一轮国际产业转移机遇,吸引仁宝、纬创等电子代工企业,并设立综合保税区,形成产业集聚。

  目前,双流聚集了以笔电、物联网为代表的新兴电子信息、新能源,以生物医药为主的生物产业,以航空维修制造为代表的高端装备制造等主导产业。

  在双流西南航空港经济开发区,目前已聚集工业项目390个,聚集大小企业近600家,其中世界500强企业14家、上市公司26家。近3年园区主要经济指标年均增幅超过25%,对全县工业经济的贡献率达到60%以上。

  2012年9月,由成都电子科大与双流县院地合作共同建设、占地460亩的高技术产业园正式动工。园区由研究院、孵化园、产业基地三大部分组成,分别对应技术研发、初步市场化、产业化三个经济阶段。“这个小小的园区,能吸引相关上下游企业200多家入驻,每年产值至少200亿元。”园区负责人苏波表示。

  “双流土地、资源始终有限,只有通过产、学、研、政、金融合实现创新驱动发展,才能实现长足的、可持续性的发展。”双流县科技局局长马骏介绍,除了力争电子科大产业园及中物院成都创新基地一期工程建成外,下一步还要力促四川大学、西南交大、成都信息工程学院研究院产业园加快建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