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#双流县今日新闻 > 双流县 >

四川双流县彭镇老茶馆 茶香偷得半盏浮生9

2019-06-04 20:47 - 查看:
在麻将风盛行的影响下,四川的茶馆业进入到了历史上最辉煌最繁荣的时期。过去,四川的农村只有乡镇集市才有茶馆,而今日,在众多的乡村里,家庭茶馆也风靡一时,到了农闲和节

  在麻将风盛行的影响下,四川的茶馆业进入到了历史上最辉煌最繁荣的时期。过去,四川的农村只有乡镇集市才有茶馆,而今日,在众多的乡村里,家庭茶馆也风靡一时,到了农闲和节日里,茶馆里人头攒动,麻客们群情振奋,热闹非凡。逢节假日我爱往简阳市会友,坐茶馆(楼)“摆龙门阵”成为首选。简阳市的滨江路临沱江而建,绿树成荫,草地秀美,茶馆众多,是休闲的绝佳去处。滨江路只有一面街,长不足一公里,除去十余家饭馆外,其余店铺几乎全是茶馆(楼),大大小小算来恐怕超过一百家。节假日的滨江路热闹非凡,街道两边停满了各式小车,茶馆(楼)

  四川的茶馆是四川的一道独特风景。四川的茶馆数量之多,当为全球之冠。从省城成都到各个乡村,茶馆无处不在。四川到底有多少茶馆,怕是难以说清。就连我每天来来往往,为生计穿梭不停的这个县级市里,城区大大小小的茶馆(楼)已接近300家,四川茶馆的数量由此可见一斑。“四川茶馆甲天下”看来名不虚传。

  四川的茶馆多,表明四川盛产茶且四川人爱喝茶。四川人爱喝茶与“蜀道难”有莫大的关系。旧时,四川交通不便,对外贸易道路艰险,茶叶外销得靠肩挑背驮到重庆,方才上船外运,如此一来,“豆腐盘成肉价”,很不划算,因此,只能自产自消,四川茶馆便由此兴盛起来。

  川人喜饮茶有悠久的历史。周初,武王伐纣,巴蜀两个小的邦国前来相助,便以茶作为献给周的贡品,中原知茶,其实主要是从这时开始。待到周王室结束,秦王朝统一全国时,巴蜀已与中原连为一气,成为中央统辖下的郡属,它比云贵、岭南甚至长江下游接受中原文明早,用茶的历史也早于黄河流域,这造成茶文化在此地发展的优越条件。所以,中国历史上最早的茶人,几乎都是蜀人,而且都是大文化人。如写《僮约赋》的王褒是四川人,他首次记载了我国买菜、饮茶的情况。大文学家司马相如也是茶的知音,扬雄同样懂茶。所以晋人张载写《登成都楼赋》,想到前辈饮茶先生们时说:“借问扬子舍,想见长卿庐,”“芳茶冠六情,溢味播九区。”可见,在两汉之时,川人饮茶的经验远远走在各地之前。但是,在中唐以后,中国的经济中心明显向长江中下游转移,而唐代,正是茶文化形成的时期。这样一来,荆楚、吴越反而后来居上,成为真正的中国茶艺、茶道的发源地,四川茶文化反而因全国经济、文化中心的东移而相对落后了,但四川茶馆业的兴盛在全国却始终独树一帜。

  四川茶馆的兴盛应该始于明末清初,估计与“湖广填四川”有莫大关系。明末清初的战乱使四川人口锐减十之八九,迫使统治者实行“移民垦荒”政策,十余个省的一百余万人在前后约100年间迁入四川各地,从而形成独特的巴蜀文化。在入川的外省移民中,大多来自善饮茶的湖广诸省(湖北、湖南、广东)与安徽、福建、江西等地(当数湖广为最),种茶、喝茶的习俗得以传承。外省移民涌入巴蜀,需要与当地土著友好相处,各地文化也需要与巴蜀文化迅速融合,这种交往与融合由此带动了茶馆业的兴盛,而遍地开花的茶馆又进一步促进了民间的交往与文化的融合。

  四川老茶馆追忆旧时四川的茶馆大多比较简陋。四壁空旷,陈设简单,茶桌是黑不溜秋的木制矮方桌,座椅是坐上去就会嘎吱直响的竹制矮椅,地上遍布瓜壳、烟灰、口痰,空中则烟雾缭绕,弥漫着刺鼻的旱烟味。但就在这样的环境中,川人仍然把进茶馆作为生活休闲的第一需要。在四川的乡镇上,只要是遇上逢场天(北方人称赶集),所有大大小小的茶馆都是人满为患,座无虚席。去晚了的只得早早打道回府,于下个赶场天再图个早了。因此,凡遇有事不能早去茶馆的都会托人先占一个座,然后尽快把事处理完赶到茶馆,泡上一杯茶喝上半天。川人爱坐茶馆不仅为饮茶,而首先是为获得精神上的满足。四川老茶馆的第一功能是“摆龙门阵”(聊天),“摆龙门阵”是旧时川人最直接,最重要的休闲方式,也是川人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。一个大茶馆便是个小社会,在茶馆里,社会上各种信息从各个方面汇聚到了一起,川人便通过“摆龙门阵”,从中获取对自己有用的信息,同时获得精神慰藉。

  旧时四川的茶馆是川人社会文化娱乐的场所。晚上茶馆设有川剧坐唱、四川扬琴、评书、清音、金钱板等演出。坐茶馆的人可以边饮茶,边欣赏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曲艺节目。在这些演出中,我不得不提一下四川清音,清音是四川独有的地方曲艺,它伴奏简单(在茶馆演唱只需配一面小竹节鼓和一幅板即可),特点鲜明,个性十足,它音域宽广,音色甜美,唱腔轻盈,细腻圆润,它的运腔中有一种风格独具的“哈哈腔”,只有天生长有一幅好嗓子的女艺人才能演唱,听后你自然会有“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于耳”的切身体会,毫不夸张地说,听清音绝对是一种超级享受。

  而在所有的演出中,又以评书连场最不择观众,因而也最吸引人,有的评书段子可以连续说上一两个月不衰,如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、《七侠五义》等。记得小时候,我家附近有一茶馆常常有评书艺人说书,晚饭过后我便会借外出玩耍的机会约上小伙伴偷偷溜进茶馆,由于没有钱,只得找一昏暗角落站立听书。每当说书人讲完一个章回,将惊堂木往桌子猛一拍时,这时的我们就得赶紧往厕所溜,因为说书人马上就要起身收钱了,待说书人收完钱重新开讲后,我们才会从厕所出来回归原位,继续听书。说书人讲一场(一个晚上为一场),大约要收三到五次钱不等(收钱时由茶客任意给,一般每次五分钱左右)。说书人的书虽然讲得精彩,可我从来没有听完过一个全场,最多也只能听个三分之一。有一次听《杨家将》忘了回家的时间,结果回到家被父亲掴了两个耳光。

  因为正统的父亲是严禁我们弟兄姊妹进茶馆的,他认为茶馆里喝茶的都是游手好闲的人,哪有正经人不做事成天在茶馆喝茶的呢,他常告诫我们姊妹说,茶馆里喝茶的人成份复杂,三教九流鱼虾混杂,不管是喝茶者所摆谈的,还是评书艺人所讲的,内容大多不健康,宣扬的基本上是属于封资修的东西,小孩子不辩是非黑白,千万不要去这些地方,否则容易中毒。那次虽然挨了父亲两个耳光,所幸没有暴露回家晚是在茶馆听书听晚了,下次还可以偷着去听,只要小心一点记得早回家就行了。可是父亲万万没有想到,我听书不仅没有中毒,反而因听书喜爱上了历史,从此读史成为我的兴趣与爱好,并将成为我一生的追求。

  旧时四川的茶馆是“袍哥”谈公事的地方,各地“袍哥”香堂的堂口大多设在茶馆里。袍哥会是清末民国时期四川(包括现在的重庆)盛行的一种民间帮会组织,在其他地区被称为哥老会。从清朝中期哥老会在四川开山立堂开始,清朝政府都把它视作反清、反社会团体,严加打击,因此人员并不是很多。到了清朝末期,因社会动荡且统治者对底层的控制力日渐减弱,袍哥会人员迅速增加,最后到了半公开的地步。民国时期,因袍哥会在四川保路运动发挥了积极作用,再加上民国初期,时局混乱,袍哥完全成了公开组织,它与青帮、洪门并为当时的三大民间帮会组织,四川大多数成年男性都直接加入或间接受其控制。袍哥会对四川社会各方面都有极为重要的影响,甚至在今天也能看到它的很多痕迹。这一特点,是中国其他任何地区都从未有过的。由于川人参加“袍哥”组织的人数非常多,因此在茶馆喝茶的人,“袍哥”占绝大多数,茶馆也就自然成为袍哥们议事的地方。辛亥年秋的四川保路运动直接导致了辛亥革命的爆发,其结果是宣告了中国存在了两千多年封建帝制的结束,而在这场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中,袍哥是主力军也是领导者,而袍哥们举事前的联络、商议、策划均大多在茶馆进行并达成。中国革命著名的活动家、教育家,中共延安时期五老之一的吴玉章就是当时这场革命活动的参加者、组织者和策划者,他领导的荣县起义成为中国现代史上第一个宣告独立的革命政权,毫不例外,吴老也是当时四川袍哥会的重要人物。而此后中国的秘密活动也是以茶馆作为理想的联络点和秘密交通站(小说《红岩》中的描写便是佐证),四川茶馆的作用与功能由此可见。

  旧时四川茶馆还有更为广泛的功能,有人叫它 “民间法院”,乡民们有了纠纷,逢“场”时可以到茶馆里去“讲理”,由当地有势力的保长、乡绅或袍哥大爷来“断案”。旧时四川茶馆也是生意人经常聚会的地方,买官鬻爵、谈生意也都在茶馆里讲价钱,因此有人把茶馆称作“经济交易所”毫不过分。旧时四川茶馆也是走方郎中诊病,算命先生看相测字,民间谈论嫁娶、议事的场所。总之,旧时的四川茶馆是多功能的,它集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社会功能为一体,大有为社会 “拾遗补缺”的作用,虽然少了些儒雅,但茶的文化社会功能却得到充分体现,这是四川茶馆文化的一大特点,也是我国其它地区的茶馆所不能比的。可以说不了解四川的茶馆就不了解四川的民风民俗,不了解四川的茶馆文化也就把握不了独特的巴蜀文化。

  改革开放以后,四川的茶馆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。过去那种简陋、污浊的茶馆除了在乡村还能见到外,全省所有县级以上城市的茶馆完全脱胎换骨,面貌一新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茶馆的数量在逐步增多,茶馆装修的档次也节节升高,各种规模、豪华的茶馆随处可见。茶馆已不再被叫做茶馆,而被叫做“茶楼”,随着名称的改变,茶馆的功能也随之改变,过去茶馆那种集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为一体的社会功能已不再现。政治功能早已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而消亡,经济、文化及议事等社会功能也被极大的削弱,首先是“摆龙门阵”受到冲击。上世纪八十年代港台文化的大量涌入,茶馆成了放港台录像带的地方,“摆龙门阵”自然受到影响。其后,麻将的风行,更是使四川茶馆过去那种独特功能面目全非。

  时至今日,四川的茶馆(楼)已成为“麻友们”聚集而留连忘返的理想之地。过去,女同志、公务员、教师、医务工作者、企业干部、学生等众多社会群体是不坐茶馆的,坐茶馆的大多是社会闲散人员、农民等社会低层人士。而现在,坐茶馆的不分男女老少,不论身份地位,在各种规模、不同档次的茶馆(楼)中随处可见,只不过有钱有势的人坐的是高档茶楼的豪华包间而已,他们坐茶馆的共同目的大多是冲着打麻将而去,纯粹在茶馆“摆龙门阵”或谈事的人已不多见了,由此便派生出众多的家庭茶馆(楼)来,家庭茶馆为住房宽敞的人所开,一般专为熟人而设,提供搓麻是其唯一功能,它使那些有身份的人在搓麻时免去了为外人所见的尴尬,又使搓麻人的赌博避开了警察的干扰,而且茶馆(楼)的收入还逃避了纳税,可谓一举多得,划算之至。

  在麻将风盛行的影响下,四川的茶馆业进入到了历史上最辉煌最繁荣的时期。过去,四川的农村只有乡镇集市才有茶馆,而今日,在众多的乡村里,家庭茶馆也风靡一时,到了农闲和节日里,茶馆里人头攒动,麻客们群情振奋,热闹非凡。逢节假日我爱往简阳市会友,坐茶馆(楼)“摆龙门阵”成为首选。简阳市的滨江路临沱江而建,绿树成荫,草地秀美,茶馆众多,是休闲的绝佳去处。滨江路只有一面街,长不足一公里,除去十余家饭馆外,其余店铺几乎全是茶馆(楼),大大小小算来恐怕超过一百家。节假日的滨江路热闹非凡,街道两边停满了各式小车,茶馆(楼)内人满为患,搓麻者已把雅间占满,而大堂这两年又成了“斗地主”(近几年才兴起的一种扑克游戏)者们的乐园,所有茶馆均充满了铜钱味。要想找一间清静、优雅而无打牌、搓麻者的茶馆已不是凤毛麟角,而是踏破铁鞋根本无处可觅,你的品茶、休闲、摆龙门阵只能在赌客们的包围中进行。四川人打麻将成风已成为国人的共识,每天坐在方桌前“砌长城” 的川人如果汇聚在一起,少说也是几十万浩浩荡荡的大军。外省人把这种现象称为“不思进取”,而我们的川人却自得其乐的称之为“休闲”。可以断言:四川茶馆的数量当为全球之冠,四川打麻将的人数也必然是天下第一。如果有关部门申报吉尼斯记录必将当之无愧。

  经装修后的茶馆(楼)文化气息虽然较旧时老茶馆要浓,许多茶馆(楼)还配有现代化的大彩电,虽然富足,干净,体面,但却和历史脱离了关系,那种原始而又自然的氛围已荡然无存,茶馆的那种集多种社会功能于一体的状况已成昨日黄花,唯一保存较为完整的就只剩生意人的交易了。难道这就是社会的发展,人类的进步?真不知今日是,还是昨日非?

  作者把焦点放在晚清和民国时期的茶馆,指出茶馆作为市民日常生活的不可缺少的部分,在中国西南四川省首府是最为流行的大众消费场所,并产生了独特的商业和消费文化,以及充满斗争的公共领域。他利用大量的档案资料,以哈贝马斯的理论视野,将茶馆与全球的类似场所如咖啡厅、啤酒馆、酒馆等进行对照考察,实践了多学科和比较研究的路径。

  摄影:音乐心情 王咩咩 江湖败类 寒江印象 川川 游摄459 星星 菲儿 abc1964 故乡的云 歪树 禾木子土 云中漫步 筱韵 天空 红榴石